nw新世界棋牌输钱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鄉村小神農 > 第兩千六百四十二章 自挖墳墓

第兩千六百四十二章 自挖墳墓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 www.lagng.tw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個月,他流連于山川河脈之間,不管是妖類還是修真者,一看到他那身浩瀚氣息,全都自行退縮了。

    像崔尊者這種武斷專橫的,居然一個都沒碰到。

    而距離他數千里外,情況又有些迥異不同。

    皆因其他七大道派,為了維穩自家的靈穴,不得不派弟子借助達摩派的入界秘寶,紛紛進入藏氣秘界收取濁流之氣。

    但這樣一來,不可避免的就與云煙界之中的門派爆發了沖突。

    一開始雙方互有顧忌,并未出現太大爭斗。

    但隨著時間推移,一方需要收取地脈之氣,一方需要維持門庭靈氣,兩者間根本沒辦法調和,形勢便慚慚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碧云峰,作為云煙界四座最高山峰之一,更是該界第一門派慈航門的門庭所在。

    而此刻門庭大殿內,正匯集著幾名道人,均是峨冠博帶,氣度飄然。

    坐在主座上的,便是門主郭承佑,而他下方左右兩人,則是首席長老賈和瑋與首席護法馮陽。

    三人都已經達到元嬰三重,均凝聚出法相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座中還有六七名元嬰一二重的長老護法。

    賈和瑋身形高大,毛發茂盛,遠遠看去活脫脫一個大猩猩模樣。

    他銅鈴巨眼一瞪,說話的聲音猶如悶雷:

    “最近一段時間,界外人士愈發猖狂了,連續摧毀了四家門派,不少道友都已經發訊求援,門主可得拿出個章程來。”

    郭承佑看起來半百年紀,氣息沉穩儒雅,就像一名士大夫。

    自從百年前突破三重境后,他執掌門派也有幾十年了,加上修真數百年來,多多少少了解到不少秘聞,因此卻不打算攙合界外人士的斗爭,淡然道:

    “我派弟子可有折損?”

    賈和瑋道:

    “這方面并沒有,畢竟門內早有嚴令,門下弟子近期內不得隨意外出,自然不會有人自尋死路。”

    郭承佑淡淡道:

    “只要不犯到我門庭頭上,那一切照舊便是。”

    賈和瑋有些急了,道:

    “那其他門派的道友怎么辦?難道我們真要放手不管?”

    郭承佑搖搖頭道:

    “就算我們出頭,就真以為能扭轉局面了?”

    “八百年前,無痕宗就是喜歡強出頭,最終招致滅門,我慈航門僥幸活過一劫,才擁有今時今日的地位,因此不到生死關頭,能避免與這些界外人士交惡就盡量避免。”

    賈和瑋卻有些氣惱,道:

    “門主,我們真的要龜縮起來不出頭么?倘若對方打上門來,那又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郭承佑面無表情道:

    “那也簡單,將門庭先讓出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賈和瑋驚得騰的一下站起,氣急敗壞道:

    “什么!?師兄你可是一門之主,更是云煙界第一勢力巨頭,怎么能說出這種話!”

    “真要這樣做,豈不是等于自挖墳墓?”

    郭承佑漠然道:

    “只要有我們幾人在,就算門庭被人摧毀了,那更換一個山頭也能重新崛起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他臉色忽然變得嚴肅無比的看著賈和瑋:

    “眼下正值禍難當頭,你最好別胡亂外出,更不得擅自給那些小門派作出承諾,更不許與界外人士爆發爭斗,一旦違背,那你我師兄弟的情分就到此為止了。”

    賈和瑋聞言,面色漲紅一片。

    他氣惱交加,最終冷哼一聲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馮陽見狀,只得拱拱手告退,快步追了出去,勸道:

    “賈師兄,你也無需氣惱,門主只是提醒我們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慈航門有門庭大陣,不管對方多少人打上門都無懼,想必那些界外人士也清楚這一點,不大可能犯到我們頭上的。”

    賈和瑋卻責怪道:

    “馮師弟,剛才你怎么一句話都不說,你一向不是智計多端的么,要是你幫忙說和,說不定門主會回心轉意呢。”

    馮陽搖頭一笑,沒有理會這種責言,而是更換話題道:

    “師兄覺得,到了我們這個層次,還有沒有機會再進一步?”

    賈和瑋怔了一下,旋即脫口道:

    “師弟別開玩笑了,這數千年來,能修煉到元嬰三重就已經是極限了,根本不可能再有突破。”

    馮陽卻擺擺手,語氣帶著幾分異樣道:

    “并非是極限,師兄應該也明白,按照師門前輩的記載,我們應該是受限于這方世界的束縛,才遲遲無法突破。要是能擺脫枷鎖,那情況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賈和瑋搖頭道:

    “這種事純屬子虛烏有,數千年來你見誰成功過?師弟還是別癡心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馮陽淡然一笑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與賈和瑋道別后,他徑自回到府邸,尋來一名侍童道:

    “這段時間收集到的情報,有沒有準備好?”

    侍童連忙躬身道:

    “早已準備好。”

    說著,便出去將一疊文書取了進來。

    馮陽接過仔細觀看,這些信件當中記載的,大多都是關于韓樂近段時間做過的事。

    由于崔志鵬原本是慈航門弟子,對方將其打殺后,那烙印靈光便返回門庭,這卻引起了馮陽的注意。

    不過崔志鵬當年是觸犯門規,自行破門而出,逃到西北躲避懲罰,他的身份早就被剝奪,只是還沒有收回弟子令符而已。

    因此馮陽了解到這件事后,也從未考慮過為其報仇。

    他仔細思考一番,心中暗忖道:

    ‘此人的本事與八百年前那些界外人士相似,應該不會有錯,而且也凝聚出了法相。’

    ‘此人進來收取濁流之氣,不會是無緣無故,或許就是為了古籍上記載的天尊破境。’

    ‘而我等想要謀劃突破,說不定就得應在此人身上!’

    他之所以將注意力投放在韓樂身上,那是由于近段時間里,進來云煙界的界外人士雖然不少,但三重尊者僅韓樂一人。

    而且此人的處事手法并不暴烈,因此覺得或許可以試試聯絡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他吩咐侍童道:

    “接下來我要外出一趟,要是門主前來尋找,就說我外出搜集材料,要是事情緊急,那就發訊聯系。”

    侍童躬身,連忙點頭應下。
nw新世界棋牌输钱 重庆时时彩五星3码必中 大赢家310即时足球 11选五免费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彩包胆 时时缩水 pt电子平台pt电子平台 前二组选包胆多少期一个计划合适 双色球投注走势图 二八杠怎么看生死门 幸运飞艇定位杀两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