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w新世界棋牌输钱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醫妃驚天 >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印證

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印證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 www.lagng.tw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霧雨道:“那人究竟是什么人?有沒有查明其身份。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是三千萬象。”

    霧雨臉色一下子變了,“三千萬象?”

    這世界上會使用三千萬象的,除了姐姐,就是姐姐的師父,除此之外,還有第三人嗎?

    在那一瞬,霧雨猛地想到了什么,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八九不離十。”

    他手臂受了傷,掌心落在手臂上,輕輕的撫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對方出手快而狠,那天的手骨直接斷裂了,后面又過了百招,這手大概是要廢掉了。

    霧雨道:“如果真是她,那她的心思也太深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術法和修煉成果,都是姐姐歷經千辛萬苦才修得的,現在竟然被她這般的奪了去,霧雨只要一想到這一點,肺都要氣炸了。

    她看向宮懿,難怪懿兒悶悶不樂,誰遇到這種事,會開心啊!

    輪回神道:“對方既然要下手除掉你們,這些時日,你們便不要輕易的出現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不愿管這些世俗之事,然從他開始保留那份記憶開始,腦海里存留的記憶便越來越多了。

    他也曾挑挑揀揀的,打算抹掉了事,卻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,這般的耽擱了。

    夏沐道:“輪回神說的是,尤其是懿兒和馨兒,以后少出現為好。”

    霧雨見夏沐的神色實在不好看,“曾祖,你是哪里不舒服嗎?”

    夏沐起身道:“我去休息片刻,你們聊。”

    他剛站起身,霧雨便也跟著站起身來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:“真的沒事?”

    她抓的剛好是夏沐的斷骨,那一刻,夏沐的差點笑不出來,冷汗也從額角上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輪回神道:“他手臂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霧雨臉色一變,再看他的手臂衣袖,卻見有鮮血氤氳出來。

    “曾祖,你的手臂!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我沒事。”

    霧雨將他的衣袖解開,只見那手臂處,一片的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傷成這樣還說沒事!”

    霧雨眼睛都紅了,“當初姐姐給了我很多神藥,我去給你拿。”

    夏沐剛想阻攔,她卻直接跑掉了。

    夏沐有些無奈,回頭看著輪回神笑道:“以前錦繡在的時候不覺得受傷如何,現在她一離開,身邊人都開始變得矯情了。”

    輪回神微微一笑,算是認同。

    以前有醫訣,有神級丹藥,對錦繡來說,那都是信手拈來的東西。

    現在無人提供了,丹藥這東西,那真是用一顆少一顆。

    夏沐無奈的搖了搖頭,抬步向閣樓行去。

    待他走遠,輪回神才看向一旁的宮懿道:“人這一生,成長的不止身體,還有心智。”

    宮懿道:“師父為何會來?”

    輪回神道:“不放心你們。”

    宮懿道:“是我們給師父添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輪回神道:“是不是麻煩,全看本心,你若覺得是麻煩,那自然是個麻煩,你若覺得不是麻煩,那不管什么事,都不再是麻煩。”

    宮懿道:“師父說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為何事低落?”輪回神看著宮懿,緩聲開口。

    “那是母親的三千萬象。”宮懿抬起目光,“只是覺得心里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輪回神道:“若那真是你母親的三千萬象,我也不會這般輕易的得手。”

    宮懿一頓道:“師父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輪回神道:“那人即便可以使用三千萬象,但實力并未達到你母親實力的級別,總歸是弱上一籌的。”

    宮懿道:“對我而言,已經很難對付了。”

    他以為自己已經成長到極高的水平,可在與那萬象交手的時候,卻依然被壓制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那母親的實力又達到了何種地步?

    輪回神道:“沒有人生來強大,不管是你父親還是母親,到了他們這個級別,依然要想辦法去努力的提升實力。追求實力的進步,總是永無止盡的,不去滿足現狀便好。”

    宮懿道:“徒兒受教。”

    他想要變得更強更強,即便永遠奔跑在路上。

    閣樓。

    霧雨拿了丹藥和藥膏,在將衣袖卷起的剎那,眼眶再一次的紅了。

    她低聲道:“曾祖怎么這么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小心也不是對手啊,誰讓錦繡修煉的太強了。”

    霧雨道:“這怎么能怪到姐姐身上。”

    夏沐笑道:“那我應該怪到誰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那人占了錦繡修煉的大便宜,所以實力才會這么猛。

    他們這些人的實力,早被錦繡拋在了身后,追都追不上。

    偏生她一生的心血所耗,卻憑白的給旁人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霧雨小心的給他清洗著傷口,許久道:“早知道我們也學學那簡易版的醫訣,現在受點傷只能靠丹藥療傷,離了姐姐,我們都是廢人一樣。”

    夏沐疼的額角直冒汗,他看了霧雨一眼道:“人會產生依賴心理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霧雨見他冷汗不斷,不由拿出帕子,認真的給他擦汗。

    夏沐一抬起目光,便能看到她近在咫尺的眉眼。

    眼睫也是根根分明的,映襯著眼眸黑白分明。

    他目光看著,良久輕一笑。

    霧雨不由看向夏沐,“曾祖笑什么?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霧雨一愣,“干嘛突然問我年齡!”

    女孩子被問年齡,都會不能的警惕吧。

    夏沐道:“我記得你比錦繡小七八歲。”

    霧雨道:“姐姐今年才十八啊。”

    夏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霧雨笑嘻嘻道:“曾祖多大了。”

    夏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霧雨道:“從亙古之時算起,得有好幾十萬歲了吧。”

    夏沐:“不能這么算。”

    霧雨感嘆:“能保持年輕真好,曾祖現在跟二十歲的少年沒區別。”

    夏沐嘴角微抽,“二十歲還是少年嗎?”

    霧雨道:“真的很年輕啊,可活了這么久,心態都老成什么樣子。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這叫閱歷。”

    “要那么多閱歷干什么,事事看透真的好嗎?人還是要保持一點好奇心與激情,這樣活著才有意思嘛。”

    夏沐覺得手臂更痛了,他道:“你這般說的意思是,我干脆別活了。”

    霧雨一愣,“我沒這個意思,曾祖還是好好的活著。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我孤家寡人,活著或死了,都無人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的,我在乎!”霧雨著急開口。

    話一出口,她才覺自己有些失言了。

    她微眨了下眼睫,身子后撤了一些,聲音微有些局促,“我是說……我們都是親人,朋友,無論是誰離開,大家心里都不好受的。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是這樣啊。”

    “對,就是這樣。”霧雨連忙把精力拉回來,集中在他手臂上,嘀咕道:“曾祖,你手臂是不是斷掉了?接骨怎么接啊?”

    夏沐道:“就隨便接上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你的手是要掌控星圖的手啊。”霧雨有些著急,將他的手臂捆了又捆,直到捆成一個粽子。

    夏沐看了一眼道:“這樣就好,不用再包扎了。”

    再包扎下去,他手臂只會斷的更利索。

    霧雨“哦”了一聲,從藥瓶內倒出一顆丹藥,送到他嘴邊,“曾祖吃一顆,姐姐的仙藥都是很靈的。”

    夏沐下意識的抬手,可一手被包成粽子,另一只手還都是血跡,便只好張開嘴,就著她的手吞下。

    溫軟的唇瓣觸到涼涼的指尖,霧雨一個激靈,立刻縮了回去。

    夏沐看她一眼,微一笑道:“我睡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霧雨道:“我給你鋪床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身,快步的往床榻前走,卻是不小心一腳踢在銅盆上,只聽“咣”的一聲,銅盆里的血水被打翻了一地。霧雨看著這滿地狼藉,尷尬又僵硬道:“曾祖,我還是先擦地吧。”
nw新世界棋牌输钱 后三包胆最佳方法 大乐透与双色球 福建时时开奖11选5 重庆彩后三杀号技巧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时时骗局吗 北京pk10全天计划 广东时时走势图 后三包胆选号技巧